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逼奸自己的亲生母亲
逼奸自己的亲生母亲

逼奸自己的亲生母亲

于其实对我来说,母子壹旦乱伦,他们就不配称之为做爱,当兽欲战胜性欲,母子二人地板上,仿佛畜生壹般繁衍后代,这种行为是我非常鄙夷但是又觉得非常决绝刺激的。

  怎麽说呢,感觉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沈冰和他的儿子,周斌,中间穿插着什麽,究竟是什麽让沈冰最后堕落成为那样的结局,我决定,补完她,让沈冰,知道自己是怎麽壹步壹步在儿子的圈套下逼奸堕落的,正如她所说,很多事情,都是被逼出来的。

  也罢,也只有这种人母教师熟女,才是符合我心目中有那种被调教的价值!

  在中考的那壹天的晚上,我成功逼奸了我自己的亲生母亲——沈冰!

  我的妈妈沈冰,作为壹位母亲,她是非常温柔的,能够为了我不顾壹切的牺牲,母爱是伟大的,我也感受到了来自她的母爱,她总是非常的温柔,为我做饭,每天都那麽地关心我,爱护我。

  但是,作为壹名教师,她的职责是非常严厉的,在她的职责之下,她是非常严厉的,当两种矛盾的性格聚在同壹个人的体内,就造成了我母亲那样外冷内热的女人。

  在中考前壹天的晚上,我利用了作为母亲最为柔软的壹面,成功逼奸了我的妈妈,两个人在酒店里面进行着赤裸裸的交构。

  在那壹天的夜里,我成功地从壹个小孩过渡成为了壹个男人!而这份成功,是在我的妈妈沈冰的身上索取的。

  但是,仅仅壹个晚上,我是不会满足的,毕竟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中考过後,我的性欲又增强了,每天晚上都觉得那天妈妈和我乱伦交构都像是梦壹样。

  在那壹天的晚上,妈妈能够和我做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我在想,成为了男人的我更加的沈稳,我就像是壹头野狼流着性交的唾液死死地盯着壹块即将到手的肥肉,在这块肥肉最肥美的时候,冲上去壹口撕咬,大口地吞进去!

  自从中考过後,妈妈就开始有意无意地在躲着我。

  但是,曾经帮自己儿子撸过管,口交过,甚至是和亲生儿子无套交构过!就只是差乳交和肛交了!

  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妈妈,仿佛在盯着壹头猎物,可惜中考完的时候,老爸的公司也给他放了个假,他在家里面也没事干天天看电视。

  我只能就这麽盯着妈妈,妈妈被我的眼神盯的心里发毛,同时又忍不住夹紧了她自己的大腿,在洗碗的时候,甚至还打烂了壹个碗。

  我走过去,在壹边帮妈妈洗碗。

  「还真是长大了啊—— 」妈妈温柔地对着我说,然後把我的脑袋埋在了她的胸口,好像自从那次和妈妈做完爱,妈妈就像变了壹个人似地,变得温柔了许多。

  「妈妈—— 」我小声地和妈妈说。

  沈冰听到自己的儿子轻声地呼唤了自己壹声,不知道怎麽的,心里面壹下子揪住了,她有壹种预感,仿佛接下来的那句话,会让她这辈子的命运产生壹种截然不同的关系壹样!

  「嗯?又怎麽了?」妈妈的语气还是那麽带着教师的壹种严厉口吻问我。

  「妈妈……我……这几天,压抑的很厉害。」我断断续续地对妈妈说,然後用眼神盯着妈妈。

  妈妈脸色壹变,开始沈默了。

  哗啦哗啦——

  厨房洗盘子的水依旧在流,妈妈的脸色开始阴晴不定,壹阵红,壹阵黑。

  终於,她仿佛下定了决心壹样,脸色变黑了,她擦了擦手,壹巴掌朝我的脸上甩了过来!

  啪!的壹声,清脆的壹耳光把我的脸给打红了。

  「畜生!」妈妈低声冷喝了我壹声,美目都竖了起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嘭的壹声巨响关上了自己的门,留下我在厨房里面。

  老爸奇怪地看我了壹眼,继续看他的电视,并没有理会妈妈。

  没想到就是因为老爸的这种性格,日後竟然让他被我当着他的面把精子强行注射进了他女人的子宫,让原本属於她的女人怀上了自己亲生儿子的孽种,在属於他们夫妻的床上产下了带有母子交构血液的畜生!当着他的面给他戴了壹顶天大的帽子!

  我的脸上火辣辣的,回到了房间里,心底里面感到了无比的憋屈。

  我的脑海里面出现了身为人子不应该产生的恶毒想法!

  上壹次,我利用妈妈为了成绩的心态和妈妈逼奸成功,这壹次,我决定了,我要利用之前埋下的伏笔,壹步壹步让我的亲生母亲沈冰怀上她自己亲生儿子的孽种,当着老爸的面,然後把这个充满了母子交构血液的孽种给生下来!

  我自己也让我的这个想法给吓了壹跳,但是以妈妈的性格,别说怀孕了,能不能再让我操她的逼都是壹个问题。

  经过了壹个月的缜密思考,我做了壹个计划,逐步蚕食我的亲生母亲,壹步壹步让她走进她儿子为她精心编制的乱伦陷阱,直到在床上生下带有母子交构血液的畜生。

  首先第壹步就是让妈妈不再抗拒和我乱伦,也就是说,让我的母亲,逐步接受我和她的乱伦,也就是说——【母子通奸】

  妈妈这样的女人,平日里原本就严厉,在那壹天晚上被我利用舔犊心理,攻破了她身为人民教师和母亲的防御,之後更是自责的不得了,今天的事情更是让她的心里面到达了壹个濒临的爆发点,壹下子爆发了出来。

  终於,过了几天,我忍不住了。

  沈冰!妈妈!母子交构的便器!

  这三个想法死死地充斥着我的脑海,我开始计划着,把我的亲生母亲调教成为我的肉便器,甚至已经开始想好了日後母子交构的最佳姿势!

  自从妈妈甩了我壹巴掌,我心里面让妈妈沈冰怀孕产子的想法就越来越激烈,恨不得马上妈妈就沦为老子的生育工具,每天给老子发泄自己的生理欲望,用生我的子宫排泄我的精子。

  但是妈妈那种女人,没有特殊的情况,她是不可能和我乱伦的。

  终於,我壹直在等待壹个胁迫妈妈的机会,终於在某壹天的晚上,那个机会——来了!

  我在房间脱光了我的衣服,鸡巴开始勃起,硬的就像是铁壹样,18cm的鸡巴勃起了,鸡巴流着前列腺液,壹滴壹滴滴落在地面。

  我轻轻地打开了房门,刚吃完饭,老爸在客厅看电视,妈妈经过走廊的时候,我的大手猛地壹抓,抓住了妈妈的手腕,狠狠地壹扯!

  妈妈肥美的肉体自然就落入了我的怀里,我关上了房门。

  妈妈在这壹秒钟的时间内看到了我赤身裸体的鸡巴,忍不住睁大了她的眼睛。

  「你想干什麽?!」妈妈对着我低声吼叫,忍不住转过头不看我的鸡巴,身为女人第六感的她感觉接下来要发生什麽,她开始急着想要逃出房门。

  我二话不说扯住了妈妈的袖子,把她按在了床上,拉过她的手臂,她开始拼命挣紮。

  「我喊了!」身为人母教师二重身份的沈冰冰冷地瞪了我壹眼对我说。

  「喊吧!让老爸听见,看见我们乱伦,打死我!」我也没有说话,猛地壹扯妈妈的裤子,把妈妈的内裤往下壹扯……「滚!」「畜生!」妈妈不停地挣紮,我也和妈妈扭打在壹起,直到「嘭」的壹声,撞到了我的床头柜,妈妈的身体突然颤抖了壹下,她开始害怕了。

  就这麽壹瞬间的犹豫,我毫不犹豫的用两条腿顶开了妈妈的两条小腿,用两边的食指扯开了妈妈两边的肥厚的阴唇,鸡巴往前壹顶!

  噗嗤!

  「畜生!」

  畜生啊!我这是生了壹头畜生!这是妈妈被我第二次插入的念头。

  妈妈的眼睛发红,冰冷地看着我,眼神仿佛又陌生又冰冷,但是我完全在乱伦的性头上。

  妈妈感觉到了壹丝屈辱,明明老公就在隔壁的客厅,她却被自己的儿子这样,又不敢叫出来,毕竟已经不是第壹次了,就由得她了吧,多壹次也没什麽,沈冰这样想。

  女人开始破罐破摔起来,沈冰也是女人,自然也是壹样的想法。

  插了妈妈干涩的阴道几下,妈妈的阴道开始湿了……毕竟我也不是处男了,这也是我和妈妈的第二次交构了,我抓着妈妈的两边的肩膀,两只手开始抓着妈妈的奶子,妈妈壹开始挣紮了壹两下,也开始不再挣紮了。

  我低头吻着妈妈,勾着妈妈的舌头,妈妈就只是恶狠狠地盯着我,甚至不让我亲,那是她身为人妻的最後的尊严,自己的嘴唇只有自己的老公能够占有!

  我没管他,抽插了两下,壹巴掌扇在了妈妈的屁股上!

  啪!的壹声,啪啪!我又大了两下,房间的门锁死了,外面听不到什麽很大的声音,老爸在客厅看着电视。

  「畜生!」妈妈想要转过身,却让我在後入抓着那对乳房根本没有丝毫的办法。

  「畜生是吧!」我把妈妈的脑袋按在了床上,开始激烈地抽送!

  啪啪啪,房间里面抽插响起了屁股和大腿冲撞的声音。

  劈劈啪啪,劈劈啪啪……

  有着节奏的律动,妈妈的脸部通红,她显然也听到了这些声音,自然感觉无比地屈辱,甚至想要壹死了之,明明老公在隔壁的客厅,自己却在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给奸污!

  要不是中考那壹天晚上对亲生儿子的纵容,沈冰打从心底里面感到了无比地悔恨!可惜已经迟了!

  妈妈想要挺起身,可是我却用右手壹把按住了妈妈的脑袋,妈妈反抗的更加激烈了!

  「妈的!」我呸了壹口,两只手死死地抓住了妈妈的两条手臂!

  同时擡起了自己的左脚,壹脚踩在了妈妈身为人母人妻还有教师的脑袋上,同时加快了鸡巴的抽插速度!

  妈妈感觉到了那只脚掌踩在了自己的脑袋上,感觉到了屈辱到了极点。

  「放开,不然我要喊了!」妈妈冷冷地对我说。

  我早料到妈妈的反抗会有这麽激烈,我二话不说把妈妈放开了,把那条腿松了下来,把鸡巴抽了出来。

  妈妈没有想到我有这麽干脆,还楞了壹下,我二话不说把妈妈拉到了门口,壹推!

  妈妈正对着我,我往下拿着鸡巴壹挺!

  噗嗤!

  「叫!」我冰冷地说了壹个字,开始在门边对着抱进了妈妈的身体,两具身体同时交叠在壹起……劈劈啪啪,房间里面又响起了淫扉的声音。

  妈妈才刚刚想要开口,壹想到老爸在隔壁,她又不敢叫了,就只是恶狠狠地盯着我,两条手臂放在壹边,也不推我了,就只是冷冷地看着我。

  我的臀部在不停的挺动着,八块腹肌死死地冲撞着妈妈的腹部,鸡巴不停地在妈妈的阴道里面进进出出。

  妈妈也开始有感觉了,脸上红红的,被我抽插了十多分钟也开始忍不住有点有感觉了。

  「畜生!」妈妈脸色潮红地看着我说,眼神也开始没有那麽冰冷。

  「叫啊!你不是说要叫吗?」我低声对着妈妈吼叫着,两只手开始扯开妈妈的衣服、乳罩……把那些没用的东西扔在了旁边,母子二人就在冰冷地地板做着世人最为不齿的事情,母子交构!

  我抓着满雪白的奶子死死地扯着,伸着舌头从下往上狠狠地舔了壹口,然後猛地壹大口吸住了,把雪白的奶子连同奶头壹起,死死地往上扯。

  妈妈雪白的奶子被我吸得变了形,自然脸色有点变了,开始摸着我的头发。

  和妈妈母子交构了十多分钟……

  「叫啊!叫!」

  「畜生!」妈妈从银牙里面嘶吼着……

  终於,我快射了!

  妈妈开始感觉到了不对劲,开始推搡着我。

  就在这时,老爸经过了我的房间门……

  「叩叩!」

  「小斌,你妈呢?」老爸在门外喊了我壹声。

  此时我正在性头上,妈妈瞪大了眼睛盯着我。

  妈的!

  要射了!

  「老……子……不……知……道!」

  我壹字壹句地从喉咙里面抖动着喊出来,两只手死死地抓着妈妈的肩膀往下扣住,两条大腿死死地夹住了妈妈的腰部,不停地把滚烫的精子死死地射进妈妈的子宫里面。

  妈妈也闷哼着,两条大腿夹住了我的屁股,在老爸就在他身体的十几厘米外,她也感觉到了身为人妻人母极其激烈的畸形背德感。

  咕咚咕咚咕咚

  我的卵袋不停地蠕动着,拼了命地往妈妈的子宫里面输送着精子……「不知道?奇了怪了,难道刚才出去了?」老爸喃喃自语,离开了我的房门。

  我往下壹看,妈妈脸色潮红,香汗淋漓,发丝都黏在了她的脸上,壹副满满地春宫图在房间里面上演。

  我把鸡巴往外壹带,妈妈的阴道自然而然地合上了,我伸出中指和无名指插了进去,往里面轻轻地扣了扣,白色的精子射在了妈妈阴道的深处,马上流了出来,瞬间流的满地都是……畜生沈冰从那壹刻就知道了,那只不过是母子二人乱伦交构的序幕……我高考完,准备进入大学的假期了,我也开始了我乱伦计划的第二步!

  让妈妈怀孕的第二步,首先就是让妈妈拿下她的避孕环,我查了壹些资料,很快就决定了方法,只不过,这样会让妈妈有点不适,不过在我的心里面,我的母亲沈冰早就已经是我的私有物,迟早是用来繁衍後代的精液便器……我洗澡的时候故意避开了鸡巴,几个星期没有碰妈妈了,很快,龟头得了念珠菌发炎,也就是俗话说的——性病!

  为了让妈妈怀上老子的孽种,我忍着鸡巴齐痒几天的感觉,开始了我第二步的计划——让妈妈去医院摘了她那该死的【摘避孕环】

  让挡住我那些肮脏的精子进入她子宫里面着床的废物给毁灭掉。

  又过了几天,老爸开始上班了,但是身为教师的妈妈和我还在放假,家里面自然也就剩下了我和妈妈。

  我脱掉了裤子,打开了房门,刚刚中考完,16岁的我脱掉了衣服,大步擡着我那死死勃起的鸡巴走出了房门。

  妈妈在客厅里看电视,我把大门锁死了,妈妈这才发现我赤身裸体地死死地盯着他,鸡巴已经开始壹滴壹滴滴落前列腺液,前列腺液滴落在地板上,妈妈并没有发现我龟头发生的异常情况。

  白色的粘膜沾染着我的冠状沟,起痒的感觉让我恨不得马上把我的肉屌插到亲生母亲的阴道摩擦。

  我把妈妈壹把抱了起来,三两下脱光了妈妈。

  妈妈冷冷地看着我,在沙发上把头撇在壹旁,两只手环抱住了那对雪白的乳房。

  「臭骚逼!还他麽的给老子装。 」这是我插进妈妈阴道里面後的第壹句话。

  这是我把那几个星期没有洗干净,染上了性病的鸡巴插进了妈妈阴道里面的第壹句话。

  白色的真菌随着我强而有力的抽插遍布在了妈妈的膛肉里面。

  妈妈不知不觉闷哼着开始脸红了,在她的这个年纪,我的老爸已经很久没有和她有过这麽激烈的性爱了,在沙发上强行做爱让她感觉到了身为壹个女人的极度羞耻和人母的逆伦快感,终於,她——崩溃了!

  她哭了,哭的歇斯底里,哭着骂我畜生,骂我怎麽能够这样对她。

  我怎麽不能够这样对她,我二话不说把她抱到了茶几上,这麽壹团美肉,居然不能够成为我繁衍後代的性工具,那该死的避孕环挡住了老子的精子,加上妈妈的哭泣让老子心中无名火起!

  壹巴掌打在她的乳房上!反手又是壹巴掌抽回去她的乳房!

  啪!啪!

  妈妈被我打的乳房抽痛,掩面哭得更加厉害了。

  我壹巴掌壹巴掌地抽着妈妈的乳房。

  「痛,痛……别再打了,别再打了!……别打了!」妈妈呼喊着伸出手挡住我。

  「舌头给老子伸出来!」我看着身为教师的妈妈尊严全无,在自己儿子的面前哭喊着。

  她把舌头伸了出来,我二话不说吻了上去,两条舌头死死地缠绕在壹起,随着我把舌头从妈妈的嘴唇里抽出来,壹条代表着乱伦交构的晶莹丝线吊在了妈妈的乳房里。

  劈劈啪啪,屁股和屁股对撞的激烈程度不亚於斗兽场里面的壹场肉搏战。

  赤身裸体的母亲和年轻力壮的儿子在客厅里面的茶几尽情交构,我抱起了妈妈的两条腿,妈妈香汗淋漓的感觉和我散发着汗水的酸臭味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对比,已经18岁的我在假期里面天天锻炼身体已经有了八块腹肌的资本,汗水顺着妈妈的乳房滴落在我的腹肌上,我壹步壹步把妈妈抱进了我的房间门口前,壹边走壹边抽动自己的肉屌。

  「刺激吗?骚货!」我开口问妈妈。

  「别问我,我……我不知道。」妈妈疯狂地摇着头,紧紧地咬着下唇红着脸说。

  「刺激吗?沈冰!」我继续冷冷地开口。

  「我……刺……」妈妈大口地吸着气,仿佛快要断气了似地。

  「刺激吗?妈妈,你的亲生儿子要射精了!」我的眼红着,加紧了抽插的速度。

  劈劈啪啪!壹边走壹边抽动让妈妈淫荡的躯体在晃动。

  「别,别射……别射……别……射在里面。」妈妈壹听到射精两个字吓得魂飞魄散,阴道都开始夹紧了很多,让我精阀壹下子下降了不少。

  不管那麽多了,我心想。

  嘭!

  壹脚踢开了房门,把妈妈放在了我房间的地上。

  「老子没问你的意思,老子要射精了!张开你沈冰的子宫给老子接好就可以了!刺激吗?!」我两只手死死地抓着妈妈的乳房低吼,用力地扯动着妈妈褐色的乳头,壹口吻在了妈妈的嘴唇上。

  「唔……呜—— 」妈妈的舌头被我疯狂地搅动,什麽都说不出来。

  「刺激吗?……骚货!」我红着眼睛问。

  「别……别射……别!」妈妈刚想开口,我壹巴掌就扇在了妈妈的乳房上!

  啪!的壹声清脆的声音,房间里面躺在地上的酮体雪白的奶子上又留下了壹道五爪红印。

  「老子没问你!刺激吗?……骚货!」我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快要忍不住,实在是忍不住了,要射精了!

  妈妈惊恐地看着我扬起的手掌,不敢再说出别射在她里面的话,就只是顺着我的兽性开始往下说。

  沈冰不知道,这是她奴性开始被老子开发出来的第壹步。

  「刺……刺……刺激!」妈妈终於忍不住,壹把抱住了我的头,用两条腿夹紧了我的腰。

  射了!妈的!射了!

  这是我最後壹个念头,同时用手指死死地掐住了妈妈已经被我掐成紫红色的乳房!

  然後,我倒在了妈妈的肉体上,母子二人同时大口地喘气。

  我把鸡巴从妈妈的阴道里面抽了出来,白色的精液顺着我的鸡巴快要滴在了地上。

  我当然不能让我的精子给浪费了,我把鸡巴抽出来的第壹瞬间就把妈妈的脸上凑,白色的精液顺着我的鸡巴滴了两滴在妈妈的脸上,大部分全都留在了妈妈的阴道和子宫里。

  我光着身子把客厅里面的衣服还有鞋子全都给收拾好,把妈妈的衣服丢进了洗衣机,为等下爸爸回来之後和妈妈做爱做铺垫。

  没过几分钟,爸爸回来了。

  我刚好回到了房间,又把门给关上了。

  哢嚓壹声,妈妈在地上朦胧地看着我,才发现房间里面已经没有了她的衣服。

  「老爸,我带女朋友回家了,今晚不用管我了!」我朝房门外大喊了壹声。

  「这臭小子,也有这天啊!真不丢老子的脸!」老爸喜悠悠地想着,很快他就要抱孙子了。

  老周心里面喜悠悠地想着,却不知道将来他儿子让他妻子怀上的就是他的孙子!

  我从房间里面把门给锁死了,从抽屉里面拿出了网购回来的SM道具,妈妈还在地上喘着气,被我干的起不来。

  把妈妈的手从後面绑住了,妈妈还在地上喘着气,被我干的起不来。

  我又从抽屉里面拿出了项圈,想了想,看着手里面的项圈,差不多是时候了。

  我冷冰冰地盯着在地上的妈妈,走过去蹲着,鸡巴的精液滴在地上,伸手开始帮妈妈带项圈。

  「你!……你干什麽?」

  「别!」

  妈妈拼命地挣紮着,死命的抗拒着。

  以後要怀上老子种的女人,现在居然这麽抗拒,以後还怎麽受精给老子怀上那孽种?!

  「妈的!」

  我心里面无名火起,壹巴掌甩在了妈妈的脸上。

  啪!清脆的就是壹耳光下去!

  果然,乱伦是逼出来的!这种女人就要靠别人逼,才能够和自己的亲生儿子乱伦交构!

  这是我这被子第壹次打妈妈,妈妈被我打的蒙了,壹下子不知所措地看着我。

  我冷冷地盯着妈妈,感觉自己的所有物反抗自己,这种心情让我很不好,18岁的我早就已经知道什麽是SM,什麽是性奴。

  而我的妈妈沈冰,就是我这辈子最适合当性奴,生育便器的性工具!

  「戴着,别动!给老子他妈的戴着!」我冷喝。

  妈妈听见我的冷喝,想到刚才我甩她的壹巴掌,她挣紮的更加激烈了。

  「别!不!……我不要当畜生!……畜生!……别……」妈妈想要大喊,但是壹想到老爸在家,又不敢喊了,就只是低声喝止我。

  妈妈挣紮了半天,终於没力气了,我把项圈戴在了她的脖子上,狠狠壹扯。

  手里皮绳的紧致感让我觉得充满了征服欲。

  我又从衣柜里面拿着网购回来的熟女吊带丝袜,给妈妈穿上了。

  「你要给我穿什麽?」妈妈嘴里呢喃着问我。

  我没回答,把她的手绑好了以後就把纯黑色的蕾丝眼罩绑在了她的眼睛前面。

  然後把她拉到了门前,把有性病的鸡巴伸在了她的鼻子前。

  「你又想干什麽?!」妈妈冷喝,把头撇过壹边。

  「妈妈,别让我生气,你也不是第壹次了,别让老爸听见,乖—— 」我摸着妈妈的脑袋,缓和着对妈妈说。

  萝卜加大棒,对所有女人都适用,对妈妈这种熟女也不例外。

  「好臭,你多久没洗了?」妈妈慢慢地这才撇过头,闻着我几个星期没洗过的鸡巴。

  「现在不是洗了吗?好好允,你也不是第壹次了,别他妈的给老子装纯!」我故意大声说,让老爸知道老子的「女朋友」给老子口交。

  「真是个爷们,不愧是我生的!」老爸还在暗地里为我叫好。

  「别那麽大声,让他听见不好。」妈妈低声对我说。

  「别怕,你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好好允。」我摸着妈妈乌黑顺滑的发丝说。

  妈妈沈默了五秒,闻着腥臭的肉屌,终於张开了她的口。

  「别含!」我扯住了手里的皮绳,对着妈妈说。

  「嗯?」妈妈疑惑地擡起头,不明所以地看着我,仿佛不明白为什麽不是含进去。

  「闭着眼睛,吻壹口龟头。 」我用严厉地口吻对妈妈说。

  呜……呜……

  妈妈抽噎了起来,感觉到了无比的耻辱。

  我就这麽看着妈妈哭了壹会儿。

  「想吃巴掌吗?」我冷冷地对着妈妈说。

  「我是你妈妈啊—— 你怎麽可以……这样对我?」妈妈壹边哭壹边说。

  「别给老子装纯,好好伺候老子。」我对着妈妈冷冷地说。

  过了壹会儿,晶莹的泪珠滴落在了地上,妈妈美眸紧闭,修长的睫毛颤抖着,就像是和自己血缘诀别壹般用她的性感的红唇——吻在了我的龟头上。

  壹瞬间!无比的征服感瞬间在我的心里面填充布满了!

  我从抽屉拿出了买好的无线跳蛋,不顾妈妈的阻挠,塞在了妈妈的阴道……嗡!

  妈妈死死地夹紧了她的大腿。

  「别他麽的顾着自己爽,不用老子教你吧?」我把龟头又壹次地顶在了妈妈的唇前……妈妈颤抖着张开了她的嘴巴。

  「留点口水在老子的龟头上!」我对着妈妈低喝!

  妈妈乖巧地分泌出了唾液,开始浸湿我的龟头。

  「允住!」

  我对着妈妈低喝,感觉就像是壹名指点沙场的将军在指挥他胯下的战马!

  「允住老子的龟头!」

  妈妈皱了皱眉头,仿佛在思考应不应该听从儿子的命令,不过没过两秒,妈妈就开始慢慢地吸允着我的龟头,慢慢地吞吐。

  「多给老子用点舌头。 」我轻轻地摸着妈妈的发丝,妈妈慢慢地开始学会了用舌头,不停地挑逗着我的龟头。

  「对,就这样,慢慢学,舌头多动点,畜生,母畜,对……就这样……母畜,好母畜……爽—— 」「好爽—— ……你生老子下来,就是为了伺候老子的……」「多动点,把两边脸颊给吸进去,凹进去才合格……对,就这样,以後每天都这样伺候老子,让你知道自己是壹头母畜……爽」我把手里的跳单按钮给推到了最大,妈妈颤抖着大腿,也爽的不行!身体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爽……爽死老子了……继续,动快点!」

  「唔……呜—— ……唔—— 」

  噗嗤……噗呲……噗呲……

  妈妈激烈地前後挪动着脖子,嘴巴又酸又痛不停地挺动着自己的脖子,同时下面被我淫雨刺激地泛滥。

  我真是壹个不要脸的女人,隔着壹扇门,在老公的隔壁给自己的亲生儿子蒙着眼睛含着自己儿子的那根东西,为自己的亲生儿子口交,我身为人母怎麽能做这样的事情!

  沈冰壹边激烈地帮自己儿子口交,壹边心里面想着。

  「对,就是这样,妈的!……知道你现在多麽下贱吗?含住自己亲生儿子的鸡巴,隔着壹扇门在自己的老公面前给老子口交!真他妈的骚……臭……下贱至极!」我壹边低声骂,用淫语刺激着妈妈。

  沈冰此时此刻,竟然浑然不觉地含着自己儿子那根有性病的鸡巴,拼了命地吸允着,按照儿子的要求吸地脸颊都凹陷了进去,感觉自己就像是街边那些卖淫的妓女!

  天啊!我怎麽能够这麽阴道?!可是……下面的跳蛋……太……刺激了!沈冰脑海里面想着,大腿却死死地给夹紧了。

  噗嗤……噗嗤……噗嗤!

  我把妈妈的嘴巴给当成了肉壶便器!老爸在客厅看电视,房间里面淫荡的声音却没有传出去,明明隔着壹扇门,他妻子的嘴巴却让老子给当成肉壶便器壹样使用,这种快感真是爽到了人间极点!

  「怎麽不动了?」我看着妈妈颤抖着的大腿,妈妈的嘴巴突然不动了。

  她的大腿死死地颤抖着,我的瞳孔壹缩,感觉到妈妈明显是要高潮了,她的身体壹震颤抖。

  「妈的!老子都没射你就想要高潮?!」我两只手抓着妈妈後脑勺的发丝,开始了壹阵快速的抽插!

  扑赤扑赤扑赤!

  「妈的!骚臭贱货,给老子接好!」我把妈妈的脑袋死死地按在我的胯下。

  沈冰的眼睛死死地睁大了,虽然戴着眼罩,但是她也感受到了儿子强而有力抓着她後脑勺发丝的力道,和喉咙里面精液击打在她深喉的冲击感!

  与此同时,沈冰和他的儿子也壹起达到了性高潮!

  沈冰的下体壹阵颤抖,强烈的快感让她快要翻白眼了,两只手被手铐死死地铐在身後,自己的嘴巴却让儿子当成了便器给射精!

  射完,我把妈妈後脑勺的发丝给松开了,妈妈大口地开始咳嗽,白色的精液和鼻涕唾液全都吐在了地上。

  「咳咳咳」妈妈大口地咳嗦着,我松开了妈妈的手铐,开始拍着妈妈的背让她把精液给吐出来。

  妈妈不理会我,就只是把蕾丝面罩给掀开了,然後怨毒地看了我壹眼,继续咳嗽。

  妈妈看着房间里面根本没有她的衣服,她也蒙了,我扯着黑色皮绳,把妈妈拉到了床上。

  妈妈迷茫地看着我,仿佛看着壹位不认识的陌生人,却又不敢反抗。

  「把大腿给老子打开。 」我低声对着妈妈说。

  妈妈犹豫了壹会儿,把大腿给开分了。

  「把阴唇也给老子分开。 」我继续对妈妈说。

  「你就不要逼妈妈了。」妈妈硬咽了起来。

  「我再说壹遍,分开!」我冷冷地对着妈妈说。

  妈妈犹豫了壹会儿,在心里面已经把我当成了她的男人,壹位可以依靠,雄壮霸气的真男人!

  妈妈用手把两边的阴唇给分开了,通红的阴唇泛着紫褐色,明显是十几年间和老爸性交过後的色素沈淀。

  「用食指和中指把两边阴唇分开点!」我对着妈妈低喝。

  妈妈犹豫着按照我的命令,也能够食指和中指把两边的阴唇给分开了,然後把头撇到了壹边,不敢看我。

  「看着我……这是什麽?!」我把中指捅了进去挖了挖,把带有性病还有妈妈淫水的精液给伸到了妈妈的眼前。

  「我……精液」妈妈也不是小女生了,知道害羞没什麽用,她淡然地看着我说。

  「含住,喝了。」我对着妈妈说。

  妈妈白了我壹眼,含住了我的两根手指,然後把精液喝了。

  「转过去,把屁股对着老子。」我拉着妈妈脖子上的皮鞭,感觉就像是指挥着壹支军队,开始在沙场驰骋!

  劈劈啪啪,我用後入式把带有性病的精液给射在了妈妈的子宫深处!

  射完以後,我抱着妈妈的肉体,吸允着妈妈的奶子就睡了。

  第二天的早上,妈妈光着身子偷偷地出去阳台把洗衣机里面的衣服拿了出来,幽怨地看了我壹眼,这才回去他们的房间衣柜里面换好衣服。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