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夜叉的盛宴
夜叉的盛宴

夜叉的盛宴

陆思颖一直都不知道,第一次被陌生人淫辱是在一条脏兮兮的后巷内发生。

  那时她喝得醉醺醺的,任由陌生的男人鱼肉。

  李进和他的兄弟小东带陆思颖到一条更为隐秘的后巷。小东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在夜店知道陆思颖没穿内裤后,他一路走来都在调戏陆思颖,他现在更伸手进裙内恣意逗弄。

  李进用纯熟的手法把铁门上的两个锁头打开,然后叫小东把陆思颖拉进铁门内。这里原是大厦一条紧急通道,后来有人把两边出入口安装铁门,变成大厦的杂物房。左右很多放满杂物的铁架和杂物。再往里走的拐弯处,也横着放了一个大铁柜,把往通前门的通道几乎堵死。李进明显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他反手拍拍墙身的按钮,点开了两盏黄黄的灯和风扇。

  此刻的陆思颖其实是相当清醒,只是持续不断的骚痒感,使得一幕幕淫乱的画面不住闪过。在两个男人轮番轻薄下,她管不了自己是不是妓女的问题,她清楚知道只有雄性的肉棒不断的撕磨,才能止住下身连绵不绝的骚痒。

  李进把五张一千元纸币塞到陆思颖的手心,小东还在唠叨着这没有大咪咪的妓女哪里值一万五千元。

  「来,Sabrina,不,是陆小姐吧,让我们看看你的骚逼吧!」李进礼貌地说。

  陆思颖知道如果她跟着指示做的话,她就真的成为妓女。但下半身对男人的渴望,她只能屈辱地撩起裙子。

  「喂!谁要你站着撩起裙子呀,转过身,弯腰,给我们看你的逼呀!你这个不穿内裤的妓女,装蒜啊?」小东捉住陆思颖正在拉高裙摆的手喝道。

  「我真的不是??」陆思颖的羞耻心慢慢退下来,心想一切都无所谓了,只要扔了这些钱,她就不是妓女,她告诉自己需要的只是男人。

  陆思颖转过身,瑜珈的训练令她弯腰弯得非常彻底,小东迫不及待的撩起她的裙子,雪白的屁股下是一片狼籍的阴户。就像是被操过两三遍那样,阴核挺起,一双花唇充血通红。小东一时间看得呆了,正想转头问李进些什么,李进示意他不要说话。

  「你翘得那么高,是想我们先搞屁眼?」李进伸手爱抚着陆思颖整个阴户,姆指轻揉着她娇嫩的屁眼。

  「不能搞屁眼,绝对不要。钱我还你啦。」陆思颖坚持最后的底线。

  「那就要扣起五千啰?」小东一掌拍左陆思颖圆圆的屁股上。

  「一万元,3P,不用套,中出??」李进一边念出这次性交易的内容,一边拍打陆思颖的阴户,「??任操,不操屁眼,对不,对?」「呀。呀。对呀。呀。」陆思颖等同承认自己在卖身一样的答应着。

  「大哥,能让我先来嘛?我硬得不行了。」小东急不及待地脱掉裤子,准备好插进陆思颖的嫩穴。

  「你问她呀!要尊重妓女,要有礼貌。」李进又拍一下子陆思颖的阴户。

  「请问你这个妓女,我先操你的淫逼,喜欢不?」这已是小东最礼貌的提问。

  「快呀,求你了。」陆思颖听不下去他们的羞辱,只求他们快快完事。

  小东挺起肉棒插进去,整根没入陆思颖的嫩穴中。

  小东无法形容此刻的感觉,直到很多年以后的某天,他在狱中与人聊起女人,他才懂得眼前的妓女有多珍贵。

  阴户紧紧包裹住他的阴茎,同时淫水源源不绝地流出,很快地男女二人进入了忘我状态。陆思颖整晚积压着的奇怪欲念瞬间爆发,像发情的母狗般不住浪叫。

  小东从未操过如斯高质的妓女,他毫不留力地不住挺进,满足女人的需索。

  小东几年前与其他小混混一起迷奸了一个小醉娃,小醉娃未经人事就不幸遇上他们一帮流氓。小东当年也是第一个上的,他抹点口水在阴茎上就硬塞进处女的小穴中,紧得要命但完全乾枯的阴户,加醉死的状态,操起来一点都不痛快。

  现在操弄着的妓女比那个处女好太多了,他只晓得说:「大哥,这妓女好窄,真的很窄,很多淫汁,爽呀!」他不顾一切地插,即使仗着年轻的身体,还是未等到陆思頴颖去到最高潮就射精了。

  小东握着自己的鸡巴往陆思颖的口里送,陆思颖想也不想就用力吸吮着。

  「大哥,这妓女值得,值得。太爽了。」小东闭起眼,享受着陆思颖醉人的口交服务。

  *** *** ***

  陆思颖正弯身卖力地呑吐李进的阴茎,小东则站在陆思颖的身后,扶着她的下盘不让她软倒下去。

  陆思颖想尽快满足两个男人的兽欲,让他们快点泄了,所以她即使心不甘情不愿,她还是一面吞吐李进鸡巴,一面用阴户摩擦小东的肉棒。李进发觉陆思颖越来越起劲,他马上赏了陆思颖一记耳光。

  「臭八婆!很赶时间吗?一万块耶,我们要玩一整晚的。」陆思颖一辈子也没有被人掌掴过,正要站直身子反抗的时候,下身的骚痒又重新开始,她忍不住娇呻一声。

  「还想要吧?淫娃!」李进用阴茎敲打着陆思颖的脸。「以为用力含就能搞定我?」

  「淫娃,深喉你懂了吧?所有妓女都会的活。」李进捉紧陆思颖的面颊,「来,让我操你的嘴。」

  小东光是想想那个画面也兴奋,忍不住一指插进陆思颖的小穴里。陆思颖为了舒缓痒感,顾不得李进的龟头正往她的嘴里塞,本能地摇着屁股。

  李进拉着陆思颖的秀发向后一址,整个头仰起,他把肉棒顺势滑入陆思颖的口腔内。李进的比小东的长一点点,仍然是比较普遍的尺寸,但形状却十分奇特。

  他肉棒的茎部明显比龟头粗大,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向上坚挺着,正如夜叉头上的角一样,充满淫邪的气色。这根淫邪的角正伸往陆思颖喉咙深处。

  陆思颖曾替陈森深喉,他那巨根完全填满她口腔所有空间,深深贯入喉咙尽头,一种窒息带来的冲击,使大脑停止运作,全身处於麻痹的快感。李进的肉棒足够让陆思颖有难以呼吸的感觉,但李进是一下一下地干着她的嘴巴,她仍然有换气的时间,只是陆思颖并不知道这是她逐渐适应深喉的表现。小东早就待不住走到旁边观摩这活春宫,这个淫荡的妓女正全程投入地享受男人干自己的嘴巴,弯弯的角在口腔顶磨擦时,总会吐出愉悦的娇喘声。李进还未到高潮就把肉棒拉出来,口水混和着男人的分泌物沿着陆思颖的嘴角徐徐流出。这发情的娼妇没有闭上嘴,痴迷地等男人会再度插入。

  「小东,换你上,记得留力。」李进挺着湿漉漉的鸡巴,插进再度泛起艳红色的阴户中。

  *** *** ***

  陆思颖只希望这两个男人尽快完事,止住阴户怪异的骚痒感。但男人们不住提醒陆思颖,她是收了钱的妓女,是出卖身体的淫妇。小东把陆思颖架在铁架上,让他们可以好好欣赏这个美丽的胴体。

  赤裸的她穿回名贵的高跟鞋,双腿微微张开,双手扶着铁架。本来是支撑身体的动作,在男人们眼里变成了最淫猥的姿势。陆思颖媚态尽露的眼神,起落有致的娇喘声,轻轻颤动的美乳,被操弄得一遍狼藉的阴户,连老练的李进也有泛起了不能自已的冲动。

  「来,陆小姐,先捧起自己的乳房让我们品嚐一下。」陆思颖全身上下早已被看光,但要她捧起自己自己让他们淫辱又是另一回事。她艰难地伸手捧着自傲的乳房,等待着男人的享用。

  「唉,我付钱,还教你当妓女。陆小姐,你要用手指搓你的乳头呀,搓硬它们呀!」持续的快感早使陆思颖的乳头充血翘起,李进本是想要羞辱陆思颖而已,但她这个动作确是太销魂了。两双细长的手指在乳晕上打转,然后指尖上下挑逗着凸起的乳首,下身的骚痒袭来,陆思颖小声地发出愉快的呻吟声。小东连吞两下口水,等李进的指示。

  李进示意小东扑上去,小东贪婪地吸吮着陆思颖,好像要把整个乳房吸乾一样。然后李进才把另一边乳头含在嘴里,再仔细地用舌尖逗弄这寸许之地。陆思颖情不自禁地捉住男人们的头,挺地胸脯,让他们尽情玩弄双乳。

  李进忍住欲火,让出陆思颖的乳房让小东尽情吸吮。他凑到陆思颖的耳边小声问:「哎,妓女,你又想要了吧?来,我们三个再亲密一点,你叫我进哥,叫他东哥。东哥在喝你的奶水呀。」小东胡意用力一吮,陆思颖哼了一声。

  「你喜欢进哥如何叫你呀?妓女?淫娃?陆小姐?还是陆什么思?」李进伸手轻摸饱满的阴户,陆思颖再受不起如此抚弄,回答说:「小颖。」「小颖。淫娃小颖。妓女小颖。不好记啊。不如你以后用『思思』这个名字来卖淫吧,淫娃思思,荡妇思思,妓女思思,多顺耳呀。」李进很满意这个名字,「荡妇思思,是不是又想一根肉棒塞嘴里,一根肉棒插在思思的淫逼里?」陆思颖虽嘴硬,但身体却不由得她,她下半身本能地摆动,情欲再一次高涨起来。
  阴户里的骚痒早已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发自内心纯粹的肉欲。她变成一条发情的母狗,疯狂地摇摆着下盘,用紧致湿润的小穴套弄着小东的肉棒。同时,她有如妓女般不知廉耻地啜着李进的肉棒,连胯下的阴囊都得乾乾净净。

  李进暗暗惊叹陆思颖的适应力,才一个晚上,她已经习惯了口腔和阴户同时被奸淫。不管是那种姿势,陆思颖总可以主动迎合着男人们的肉棒。

  小东低吟一声,把仅余的精液注入陆思颖的淫穴内。

  「进哥,你快来操思思吧!」陆思颖彻底忘记了陆氏千金的身份,大家闺秀的矜持早已飞到云霄外。在男人们轮番淫辱下,她深刻地了解到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淫娃荡妇。

  陆思颖躺在小东身上,任由小东搓弄自己的乳房乳尖,她妖媚地和他湿吻,表达着她好喜欢他的搓揉。她缓缓地抬起双腿,用手指掰开自己的阴户,等待着李进的肉棒。她天生的媚态尽现,再次燃点起李进的欲火。

  「进哥,快点插进来哦!」她全心全意等待李进插进她发情的阴户。

  李进再次插进陆思颖的淫穴里,她放浪地呻吟着。那根有如夜叉角的淫根,恰如弓起的双指般,不停磨擦着陆思颖的阴户,挤压着她的膀胱。没有陈森霸道的压迫感,但巧妙地一步步把陆思颖推向高潮。她不自觉地伸手揉着阴核,嘴里吐出几近疯狂的浪语,「呀呀,好爽,进哥大力点,嗯嗯,东哥也大力点,嗯呀,你们插死我了,呀呀呀。」

  她闭上眼淫叫着,等待高潮的来临。一如很多女人一样,陆思颖被李进的淫根插至失禁了。

  李进着小东把陆思颖翻过去,让他可以从后享用她的淫穴。沉醉在高潮中的陆思颖本能地把屁股抬得更高,「进哥不要停,思思还可以,快点射在思思里面。」小东刚才就因听到这句风骚蚀骨的淫语而泄精,他深吻着这美艳的荡女,舌头互相交缠着。

  陆思颖感觉到李进再次按摩着她的肛门,李进每一次奸淫她时,手指总是揉弄她的菊门。

  「呀!」肉棒插入她阴户的同时,两根手指钻入菊门内。

  快感、疼痛、麻痒,同时袭来。她想向前趴,但小东紧紧抱住她,让她动弹不得。李进的手指停住不动,改用下身抽插着陆思颖。很快地,狂喜的愉悦盖过惊恐,陆思颖不住地扭动纤腰,享受着抽插阴户的快感。

  「嗯,呀,进哥大力点,我又丢了。」就在此时,李进开始抽动指头,高潮的快感被肛门异样的触感停住了,「不要呀,进哥不要玩屁眼了,只要插思思的阴道就好了。」

  李进如此反反覆覆地玩弄着陆思颖的阴户和屁眼。陆思颖迷失在阴户追求高潮与肛门异常快感之间,她已经分不开是哪个淫穴传来快感。

  李进把阴茎退出来,专注地玩弄着陆思颖的屁眼,小东也伸手奸淫她的淫穴。

  她不停地哀求男人赐予最后的高潮,「哥哥们快来干我吧,思思受不了啦,求求你们了,快来操我吧。」

  「让我们先嫖你的屁眼,才操你的逼,好吗?」李进在陆思颖的耳边问,一边不停抠弄她的屁眼。

  「好,呜,好,快嫖我的屁眼,我不行了,呜。」陆思颖最后的理智崩溃了,她一边哭,一边高高翘起蜜桃般的屁股,跟最下流的娼妇一样,等待男人操弄她的屁眼。

  李进从架上拿起手机,对准陆思颖的屁眼和阴户,记录着他把湿漉漉的龟头慢慢塞进去屁眼的一刻。李进凝望着屏幕,如娼如妓的淫娃,初经奸淫的肛门,他拼命要将这刻的淫邪美景深深地刻印在脑海里。


  陆思颖缓缓地睁开眼,四周一片漆黑。她先闻一下有没有男人们的腥臭味,张开双臂确认床上只有自己一个,然后摸摸自己身上的睡衣,她花了数十秒钟去确定自己正身处陆家大宅,躺在属於自己的床上。

  自那个疯狂的周末过后,陆思颖每晚都会在深夜惊醒过来。她很害怕一觉醒来四周都是等着享用她身体的嫖客,更害怕自己会情不自禁地张开腿迎接每一个男人。

  恐惧过后,陆思颖又再闭上起双眼。梦里,她会看见那个荡女思思如何奉迎着两个男人,她会想起那个娼妇思思在肛交中得到高潮。

  男人们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嘲讽着她持续骚痒发浪的阴户。夜叉体恤地为空虚难耐的淫娃送上源源不绝的男人。伴随着男人们的怪叫、汗水、精液,陆思颖跌进无底的深渊。



  【完】